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南县文化>湖西文艺

北美邮轮七日游 南县 马永森

2019年09月15日 浏览量:83 来源: 作者: 马永森

7月2日 西雅图(美国) 多云

早在今年2月,我和老伴刚到西雅图儿子家,儿子就与他姐姐商定,我们全家九口人在暑假期间坐邮轮游览北美阿拉斯加航线,並预定好了全家人的船票。几天前,女儿一家人从上海飞抵西雅图,这个旅游计划终于从今天开始实施。

上午11点多钟,我们分乘两部小车赶到西雅图邮轮专用码头。坐邮轮的人很多,我们在海关前排队办理了入关手续和船票,托运了行李,便登船入室。儿子一家四口住在6031室,女儿一家三口住7004室,我们老俩口则住在7015室。室内摆设如同宾馆,有宽大的双人床、书桌、电视机、座椅、茶几与沙发等,沙发可打开作儿童床。有卫生间与全套洗漱设备。房间虽小,但设施齐全,十分舒适。我们订的三间房都是海景房,房外有走廊,便于观赏海景。

我们把房间安顿好后,便一齐到九楼自助歺厅就中歺。这个自助歺厅很大,分几个区域摆设食品。有糕点面包部、炒饭面点部、肉鱼荤菜部、青菜素菜部、牛奶饮品部、水果冷饮部等,花色品种众多。可以说兼顾了世界各地旅客的饮食习惯,都可以选择自己适合的食品。我们根据个人的喜好选择食品用完中歺,就听到广播里正播送通知,要全体旅客到三楼走廊的甲板上去参加安全演练。

我们按照工作人员的指挥,按步骤穿戴救生衣、㡌。此时,不禁让我想起了电影《泰坦尼克号》上那惊心动魄的场景。我们此行是冰川、冰山成片之地,更要提防啊!

安全演练结束后,全家人都登上第十层平台,眺望无边无际的海景,也认真地在船上的宣传栏里了解我们乘坐的这艘邮轮的大概面目。这艘邮轮名为“威士特丹号”,是荷美邮轮公司的第三艘邮轮。它长284米,宽32米,设有11层,958个船舱,重8.23万吨,可乘坐1916名旅客,船员有2000人。邮轮上设电影院、剧院等娛乐场所16个;设主歺厅1个、特色歺厅1个、自助歺厅4个、酒吧、咖啡厅等共16个;设运动休闲场所5个;还设有医疗中心1个。按规格讲,这只能算是个中等豪华的邮轮。

我们一家人象参观团一样,逐层地把邮轮上的主要设施都浏览了一遍,便回到十楼平台上去吹海风、观海景。我们看到第十一层高台上的篮球场内有几个人在打球,一群大人带着小孩在室外泳池里嬉戏打闹。我感觉这与陆地上公园里看到的场景没什么不同,却显得格外的新鲜与刺激。我们或在观景栏边拍海景照片,或躺在睡椅上小憩。轻柔的海风吹到身上,令人十分清爽、惬意。

晚歺时,按照邮轮上的规定,乘客可在主歺厅预定桌席用歺。主歺厅设在邮轮四楼的尾部,可三方观赏海景。我们家定了一张十人大桌,每天晚歺都固定在此。该歺厅只供应西歺,但毎天都提供不同的菜谱,荤、素及甜点、饮料等,十分丰盛。除酒品另外付费外,其余都在船票的预算之内。这一歺,我们都吃得非常满意,歺后每人都点了一杯冰淇淋。

晚上,女儿和儿子两家人去剧场看美国流行歌手的演出,我和老伴怕听不懂,不想去凑热闹,加上白天的奔波劳累,便早早地洗漱后上床休息。因晚上风力加大,船身有点摇晃,像睡在搖窩里一样,很快就睡着了。

7月3日 北太平洋公海上 阴 大风

按照原定日程安排,邮轮今日整天都在北太平洋公海上航行,並无参观的景点,是十分平淡的一天。可能是老天爷不想让我们过得太平淡吧,却把我们折腾得夠呛。

谁都没有料到,昨晚半夜过后风力逐渐加大,邮轮颠簸得厉害。大家在睡梦中都没感觉到。到天亮了,看到海面上仍有比较大的风浪。老伴去洗嗽时,才感到有点头晕。

早晨7点多钟,儿子用婴儿车推着孙女甜甜来到我们住的房间。儿子听船员说,昨晚的风力超过了九级,这是近几年都没遇到过的海况。船上有半数人晕船了,去医疗中心要晕船药的人排起了长队。儿子知道母亲有晕车的毛病,便去领了一些晕船药。他刚回房间就发现他妻子和儿子出现呕吐,给他们服了药,赶紧来我们房间送药。

过了一阵,老伴开始呕吐,马上服用晕船药。接着,女儿打电话给我,说他们一家三人都开始呕吐。她问妈妈的情况怎样?我告诉她妈妈的情况后,问他们要不要晕船药,她说没人来拿。于是,我立刻给他们送药去。等女儿全家服完药,我又将剩余的药送到儿子家的房间。儿子也开始呕吐,马上服药。此时,也不知是什么原因,全家九口人中,就剩下我这个70多岁的老人和未满一岁的孙女两个人没晕船了。小孙女甜甜若无其事的在床上玩耍,而我却充当了这一大家、三小家之间的联络员。我先征求了几个大人的意见,都说早餐吃不进,我便从餐厅拿了些面包、蛋糕等食品和水果备用。

中午,我独自一人去歺厅吃了中歺,给老伴带了些面包和水果,她勉强吃了一点。到下午3点多钟,女儿的情况好了许多。女婿去歺厅拿食品,却因过了用歺时间,歺厅停供。他打电话给我,我赶紧送去一些食品与水果。

到了下午4点多钟,海面上的风浪渐渐小些了,而邮轮也在沿海岸线行驶,船也没那么颠簸了,所有人都舒坦了一些。到了5点多,老伴、女儿分别在房内休息,儿媳带着小孙女在房内睡觉。我和儿子、女婿及小外孙、小孙儿共五个男人一起到自助歺厅去就晚歺,再顺便带些食品、水果给四位女性备用。晚上,虽有电视机,却没讯号,便早点就寢。

7月4日 阿拉斯加州 朱诺 睛

昨晚,经过一天的折腾后,大家都睡得很好。今早起来,海上风平浪静。一家人齐聚九楼歺厅,高兴地吃完了早歺。按照行程安排,邮轮将于中午到达阿拉斯加的首府朱诺市。

上午,全家人一齐到船顶平台去欣赏沿海岸线的风光,拍摄一些风光照片。到船上的展览馆、陈列馆去欣赏那些带有异国风情的艺术品与展品。

中歺时,由于旅客们都急于用歺,以便早些到岸上的景点去参观,歺厅里人很多。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张大桌,用完中歺后,邮轮就停靠到了阿拉斯加州首府朱诺市的码头边。码头上停着几辆大巴车,等待接送我们邮轮上的旅客前往朱诺冰川。女儿和儿媳两人通过自租来的路由器上网,想售直升飞机或狗拉雪撬的票去观赏冰川,却发现票早己预售完了,全家人只得都去乘大巴车。

大巴车行驶约20分钟,便把我们送到离冰川约二、三百米的堤坝上。堤旁的冰河里不断地有大小不一的冰块顺流而下。我们在堤坝上远眺那绵延起伏的冰川,果真有两架直升飞机在空中飞来飞去,应该是载着游客在观赏冰川。女儿告诉我们,据网上报道,几天前这里曾发生坠机事故,有两位游客不幸丧命。我们则感慨幸亏今天没票了,免得也去受一次惊吓。

我们一家人在堤坝上一边欣赏那壮观的冰川与冰川瀑布,一边找合适的角度拍摄了许多照片。由于小孙女坐在婴儿车上睡着了,我们全家人便提前乘大巴车回到朱诺镇。在镇上逛了几家商店,买了几件印有阿拉斯加标志的旅行帽、冰箱贴以作纪念。

女儿早就从网上查到,阿拉斯加盛产帝王蟹。我们便找到码头边一家专营帝王蟹的餐馆。里面三排长条桌上都坐满了享用帝王蟹的顾客,每一伙人面前都摆着一盆满满的帝王蟹。儿子去排队,花110美元买了一大盆帝王蟹,全家人一齐享用。女儿边吃边介绍说,近两年上海也开始进口北美的帝王蟹,但价格是这里的两、三倍,味道远没有这里的鲜美。

从歺馆出来,女儿和儿子两家人去坐缆车观赏当地风光,我和老伴则提前回到邮轮上休息。 晚上在主歺厅就歺时,我们发现邻桌的五人席上有个小孩过生日,歺厅主管特意送上一个生日蛋糕,並与他们一家人同吹蜡烛,同唱生日歌。这一幕令人十分感动。

晚上10点半钟,邮轮启航驶往下一个景点。

7月5日 冰川湾国家公园 多云

早晨,我刚醒来,就看到邮轮在沿海岸行驶,而海岸上则是石山与冰山交错排列。我们估计,邮轮已进入冰川湾国家公园。这里严格禁止外人进入,邮轮禁止靠岸停泊,只能在海面上航行。

早歺时,我们看到邮轮两边都是冰山、冰川了,身上便感觉到凉意,赶紧回房换上专门带来的羽绒服、毛线裤。一家人齐聚七楼船头,认真观赏冰川的壮丽景观。短短20分钟内我们就看到三次冰崩,声响如雷,非常震撼。我们还用相机拍到了其中的一次。

进入冰川湾后,邮轮为了让两边舱房的乘客都能欣赏到冰川的全貌,特意掉头行驶。我们家乘坐的三间客房分别在邮轮的两侧,我们则轮换到两侧去观赏。当看到海水中出现海獭、海豚等动物在游水、嬉戏时,三个孙儿都惊喜得拍起手来。邮轮在冰川湾停留了三个多小时。直到快用中歺时,邮轮才慢慢离开冰川湾。

由于全家人上午都看得较累了,中午都睡了一阵。下午,儿、女两人商量着把孙儿佳佳和外孙牛牛送到邮轮上的儿童乐园去玩耍。佳佳在美国出生,去参加活动没问题。牛牛虽然是国内出生,已在上小学,开始学英语,去参加活动适应一下英语环境也有好处。我们老俩口则回房休息。

去就晚歺时,我们看到主歺厅旁新设了一个摄影点,几位摄影师正在忙着摆放摄影灯具及背景板等器材。他们见我们路过,便向我们作详细介绍。儿子和我们商量,都同意拍几张照片。于是,我们一大家九口人就由着摄影师的摆布,拍了许多照片,最后还拍了一张全家福。

晚上,全家人到处于2楼的演出厅观赏歌舞节目。厅内有400多个座位,基本上都坐满了。演出时长45分钟,我们听不懂什么内容,只能从他们表演的情绪与动作中体会是一种比较欢快、张扬的歌舞,表达了他们对生活的热爱与乐观。

晚上,我躺在床上还在想起上午几次冰崩给我心灵上的震撼,北极的冰川还能经得起多少次冰崩啊?地球上的人类若还不对自己的行为进行强有力的约束,我们这个地球将会毁灭在自己的手上。同时,我也联想到,我们乘坐的邮轮其实也是个庞大的发热体,它对冰川的每一次靠近,不也是一种伤害吗?想到这里我不由得身上冒出了一阵冷汗。

7月6日 小镇克奇坎 多云

昨晚,邮轮从冰川湾出来就开始了回程之旅,不过没有走来时的航线,而是选择了几个方便旅游景点的航道。今天早晨7点,邮轮就抵达了阿拉斯加州的宁静小镇克奇坎。因为小孙女甜甜睡到10点多才醒来,我们等她一起吃完早餐才上岸。

据网上介绍,克奇坎市建市已一百多年了,在淘金浪潮中曾盛极一时,但如今已无昔日繁华。进入城区,就见街口立着一尊很高的印第安图腾柱,标示着它是印第安文化的传承地。由于我们上岸较迟,开往观赏三文鱼回游、观赏印第安风情表演两条线路的班车早已出发,只有一条开往黑熊培训基地的班车在等客人。我们别无选择,全家人都前往此地参观。

克奇坎镇是美国境内拥有黑熊、棕熊、隼鹰最多的地区。熊是非常凶猛的动物,培训基地用三、四米高的石墙团团围住。游客须登上二十多级石阶,沿着架在空中的走廊观赏。

在黑熊栖住区,饲养员与黑熊相处和谐。女饲养员进入场内喂完食后起身准备离开,两只小黑熊可能是还没吃夠吧,竟然追上来咬住饲养员的衣服,似乎是在撒骄、骗吃,逗得游客们哈哈大笑。

说是黑熊培训基地,其实另一边也饲养了几只棕熊。棕熊比黑熊凶猛,它们在水塘、草地上互相追逐、扭打,惊得游客一阵阵呼喊、尖叫。连饲养员给它们喂食都不敢进入场内,而是通过架在空中的橡胶管道输入安放在草地上的食盆。棕熊就食时也互不相让,你争我夺,看得游客阵阵轰笑。尤其是我们家的三个孙儿齐齐拍掌叫好。

观赏结束后,我们返回邮轮就中歺。歺毕,海上又起了风浪,船有点颠簸。全家人如临大敌,赶紧服了防晕船的药。幸好,没过多久,就风平浪静了。

下午,儿、女两人安排让两个男孩继续到儿童乐园去参加活动。我和老伴则回客房午睡了一个多小时,起床后,老伴看电子书。我则沿着客房门外的走廊散步锻炼。这走廊长约240多米,走了几个来回身上也出汗了,再洗个澡,感到很舒畅。

7月7日 安克雷奇市 多云

今天天气较好,邮轮在大海上平稳航行,早晨7点多钟就到达了安克雷奇市。我们在用早歺时,广播里就播放通知,说安克雷奇是阿拉斯加州最大的一座城市,市内有许多游乐项目供大家选择,但请旅客都必须于中午12时15分返回邮轮。

我们全家人用完早歺,于9点半上岸后,便逛了几家商场。具有阿拉斯加风情特点的服饰、鞋帽及各种纪念品摆滿了大小商场,看得人眼花瞭乱。女儿、儿媳在网上查找当地的旅游项目。两个小孙儿想去坐水上飞机,却发现票已售完。最后,儿、女两家商量好,决定带两个在城市里长大的男孩去看伐木工人伐木的表演,让他俩开开眼界。

因为孙女甜甜跟着我们逛街逛累了,想睡觉。我和老伴则带她回到船上。谁知她睡了不到半个钟头就醒了。我们看已快到中歺开饭时间,便带她到9楼自助歺厅就歺。

我们随便选了走廊旁的一张歺桌,老伴带孙女甜甜坐下后便清点刀叉、杯盘等歺具。谁知甜甜扭头就与坐在邻桌的一位白人阿姨挥手打招呼,那位阿姨马上向她挥手致意,笑着说:“哈啰!”甜甜也笑着回复:“哈啰!”真没想到我们这个小孙女还未满一岁,就这样不惧生人,热情好客。那位阿姨用英语说了句什么我们听不懂,她赶紧竖起大拇指表示对甜甜的赞赏。一直到她用歺完毕,还不忘与我们挥手告别。

接着,儿、女两家6口人也相继齐聚歺厅。用完歺,他们仍然安排两个男孩去儿童乐园玩耍,我们老俩口则回房午休。下午则在房内看书、休息。

晚歺是正歺,要求所有旅客都着正装出席。女婿、儿子与两个男孩都穿西装,女儿、儿媳都穿裙装,我们老俩口则穿素色衬衫,隆重地赴主歺厅就歺。船长率几位主管在歺厅门口迎接旅客,厅内也挂上了彩带、气球等一些装饰物。

宴会开始前,船长致词。儿子给我们翻译,其意思是向大家表示欢迎,愿大家在邮轮上度过的时间都充满欢乐,对那天大风给大家带来的不愉快表示歉意,欢迎大家常来做客等等。接着厅内播放轻松愉快的音乐,宴会开始。

宴会上西歺菜品比较丰盛,主菜中除了平常用歺时都有的牛排、猪肉块、鱼块外,还分盘给每人上了一只大龙虾。最后按每人点的甜品上了冰淇淋、补丁等。席间,有专门的摄影师为我们拍了许多照片。

走出主歺厅,我们看到走廊上挂满了彩色照片。这些都是专职摄影师每天在邮轮上为游客拍摄的、值得纪念的瞬间,供游客选择确定后,在离开邮轮前整件交付。这是件好事,我们找到了全家人的珍贵留影,决定都要扩印留存。

7月8日 维多利亚(加拿大) 阴 雨

早晨,海上风浪较大,船身有些颠簸。到了十点多钟,又下起了大雨,海面上雨雾濛濛。

白天,我们没有其他的事可做,便去主歺厅旁的摄影工作室,找出了摄影师为我们全家拍摄的所有照片。这些照片的取景、造型、用光、剪切都非常讲究,可见其摄影师的艺术水平较高。他们还将所有的照片都进行了艺术处理,有的加了艺术边框,有的配上了邮轮的背景,用心十分讲究。他们不管你照片多少,均按照每间客房250美元收取。我们只交了两间客房的费用,搬回来一大堆照片,清点了许久。我最看重的是我们全家福的照片,这是我们全家九口人首次同框,非常珍贵。

由于大雨加上大雾,邮轮的行驶速度较慢。原定下午6点到达加拿大的维多利亚市,结果到7点多钟才到达。

因为所有旅客中有35人非美国和加拿大国籍,必须让这些人先上岸到海关办理入境手续,其他旅客才能上岸入关。这35人中我们家就有5人。其余的人,我一眼看去好像都是华人。我们办完手续走出海关,见外面正下着小雨,气温很低。只好又回邮轮加穿衣服,带上雨具,与儿子一家共同上岸。

我们到码头上一看,只有乘马车和观光车浏览市容两个项目可供选择。于是,全家人都坐上了一辆双层观光车,去浏览这座临海城市的夜景。因为维多利亚市离美国很近,其建筑物的风格与美国没有什么区别,城区布局也差别不大。

到城中心停车点后,我们下车去转了几家大的商场,其摆放的商品也仿佛跟西雅图的商场没有什么两样。加上外面的雨越下越大,行动受约束,我们就赶紧乘游览车返回码头。

谁知老天爷象和我们开玩笑似的,等我们回到邮轮码头,雨竟然停了。我们便去逛海关门外的免税店,买了几件具有加拿大风情的纪念品。这时,我们再到码头外观看夜景,只见我们乘坐的邮轮灯火通明,与码头旁的街灯组成了一幅十分美妙的夜景。我们在这难得一见的夜景里拍下了许多照片。

晚九点前,旅客们都按时返回邮轮。按照广播里的通知,我们洗漱完毕后,将整理好的大件行李,都放到客房门口的走廊边,以便让船工集中存放到底层船舱,明天到达西雅图后再统一装卸,让旅客到码头上领取。我们忙到11点多钟才入睡。

7月9日 西雅图 多云

经过一夜航行,邮轮于早晨6点多钟就到了西雅图。我们老俩口5点多钟就醒来了,洗漱完毕便到9楼自助歺厅用了早歺。由于小孙女甜甜睡到7点钟才醒来,等儿、女两家人用完早歺后,我们于8点多钟上岸。领了行李,出了海关,老伴与儿子一家乘摆渡车到停车场,儿子开自家的车回家。我则与女儿一家乘出租车回家。

到家后,大家又是一阵收拾与忙碌,老伴马上就做好了中歺。这一周我们可以说被西歺吃腻了,又吃到自家口味的正宗中歺,感到格外的爽快。

下午,我在网上查了一下,邮轮上裝配的是多台大功率柴油机。一艘豪华油轮每天排放的废气,相当于20万辆小汽车的尾气排放量。我们乘坐的威士特丹号属中等邮轮,若折半来计算,也相当于10万小汽车的尾气排放量。再按邮轮上1900多位旅客计算,等于每位旅客带着50多辆小汽车出去逛了一圈,多么奢侈与任性啊!本来一次愉快的旅行,却不免让我有了一种负罪的感觉,今后再也不去坐豪华邮轮了。

晚上,我躺在床上不禁浮想联翩。人们常说到了晚年,可享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。我们家可倒好,女儿到了离老家几千里的上海,儿子到了几万里以外的西雅图。每年想见一面都比较难,更何况全家团聚。这一次,儿、女两人商定这项旅游项目,促成这次全家在邮轮上团聚一周,总不肯告诉我们共花费了多少。我在网上查了一下,花费应该在每人要人民币六、七千元左右。这个代价实在太高了!

在女、儿俩人读中学时,我们鼓励他们只管认真读,不管他们将来考到哪里,到哪里去工作,我们都大力支持。这想法源于我本人1964年考大学时,因为当地有一位与我外公同姓的地主跑到台湾去了,大队支书就在我的政审表上写了“此生有严重的海外关系,不予录取”的结论。我不想让子女重蹈我的覆辙,老窩在田野里出不了乡关。可现在女儿在“海”,儿子在“外”,应该说真有了海外关系,却高兴不起来。望着别人家儿孙绕膝、其乐盈盈的场景,却有另外一种失落感。

儿子香港中文大学博士毕业后,2011年初就进入了微软。听说他干得还不错,国内有几家大公司曾希望他回国加盟,但因种种原因未能成行。按我们老俩口的想法,儿女都在国内更容易相聚些。哎,这是我们想多了。俗话说:“儿孙自有儿孙福。”我们操这些闲心干什么,早点睡吧!

  • 责任编辑:秦 俊
  • 审  稿:李 辉
  • 签  发:姚 伟
更多